依依·记(十六)

尘埃,未落    

“你,就不怕警察抓你!”依母喊道。

“哼!他们估计还在几公里外折腾呢,哪会想到你根本没有离开小区。再说,你只不过到自己家楼上的邻居家串门,多呆了一会而已,这不犯法吧?还有,顺便提醒你,等警察找到你的时候,我早就消失了。”

 

另一方面,慧子和张大都在焦灼地等消息。

终于,前方来报,已经确认依母的具体地点并摸清了房屋内部的状况,请求行动,张大立即予以了同意。十分钟后,张大接到汇报,“无人员受伤。已成功控制犯罪嫌疑人,但没有搜查到任何交易物件,撒加坚称自己不清楚交易内容。”

“慧子,依母已安全,你通知依依吧。另外,我们预判的情况出现了。”

“确实,现在看来撒加这个行动代号取得异常到位。机场方面已经安排好了,他一到就进行控制。还有,张大,对这个事件,我想亲自去做个了结。”

“去吧。”

 

四十五分钟后,萧山国际机场,国际出发大厅。

一个男人,自己驱着轮椅,快速地驶向安检口。

突然,他停住了,因为前方出现了一排着警察制服的人。他嘟囔了一句“慧子?”,然后迅速调转回头,快速离开。

突然,他停住了,因为面前又出现了一个令他惊讶的人。他疑惑地问道:“慧子?”

“是的,张叔。”慧子回应道,“您身后那位是我妹妹,惠香。”

“这么说,其实你们一开始就知道我会到这里?”男人似乎认识到一切都结束了,从口袋中拿出一个U盘,继续说道,“这个,就是你们想要的吧?”

“是的。”慧子接过U盘,交给惠香,“检测一下。”惠香用电脑打开U盘,发现里面没有任何数据,便朝慧子摇了摇头。

“张叔,您听我一句,现在做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您还是把存有机密地理测绘数据和解密程序的U盘交给我吧,我知道你们为了确保自己能够拿到钱,有意编写了加密程序,好要求当面交易一手交解密程序一手收钱。”慧子劝说道。

“你听我说,慧子。这是你郝姐给我的,时间地点也是她告诉我的,我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我只负责把这个送到目的地,仅此而已。”男人表示对此不知情,同时补充道,“如果说,这个U盘里没有你们想要的。那么,我猜想一定还在她的电脑上。我看到机箱上还插着两个U盘,要不我回家去取给你们?”

“那好,我和你一起去取。”慧子拿过电脑,对惠香说,“我对那里比较熟悉。”

 

郝姐家中的书房。

“就是这台电脑。”男人指了指书桌。

慧子坐下,发现不用密码就可以进入系统。查看日志,并无有用记录,打开U盘根目录,确实存有大量隐藏数据。慧子从惠香电脑上拷贝下检测程序,准备俯身把U盘插到机箱,男人提醒道:“插上面就可以,方便。显示器右侧就有USB接口。”慧子把U盘插到显示器右侧接口,通过程序检测,可以确定这确实是警方想要的重要证据,便拨通电话:“张大,任务完成。成功拿到机密数据,我现在马上回来。”

慧子把椅子往后推了一下,弯下腰,准备把机箱上的U盘拔下带走。男人靠近提醒道:“空间有点窄,你把椅子再往后挪一点吧。”

“不用了,我已经拿到了。”慧子起身,正要去把显示器的U盘也拔下,愕然地发现男人已从轮椅上站起来了,“张叔,你怎么……”突然一股强烈的麻痛袭来,慧子即刻失去了意识。

男人不慌不慢地拿走了全部U盘,还有慧子的手机,格式化了硬盘。

 

大约三十分钟后……

 

G25高速上,一个留着很长山羊胡的男人,正驾驶着一辆黑色雅阁急速行使。

“姑父,你还真是厉害。我们都出杭州了,他们也没有追上来,看来是没有反应过来!”

“阿帅,早跟你讲了,要多动脑子。”男人扯下山羊胡,得意地说,“不过,他们每天就这么几辆车在小区周围溜达,傻子都知道在监视我们了。”

“关键是您故意到机场演了一出,还让我姑姑配合扰乱他们的视线,确实高!”郝帅知恭维道。

“冬梅那出,不在我计划内,我只是顺便利用了一下。”

“话说,最让我佩服的还是您的演技,最让他们想不到的也一定是您的腿压根没事。那天跟我说这个计划的时候,我都被吓了一跳。”

“这个,腿,其实以前是真的坏了。”男人顿了下,继续道,“不过那次在新疆,吃了冬梅在当地给我访到的药,就慢慢恢复了。我只是继续坐着轮椅而已。”

“原来那次,您不是去收货的?”

“是收货。但你姑姑不知道,以为是寻药。快到湖州北出口了,你准备一下。”

 

郝姐家中的书房。

慧子醒来看了看周围,想赶紧打电话给张大,发现手机不见了。急忙找到固定电话,但发现已无法使用。慧子跑出房屋,试图敲开上下楼邻居的门,但大概周末都出去了,没有人开门。慧子不得不跑到物业,拨通张大手机:“张大,离我刚才打你电话到现在,多久了?”

“呃……大概20分钟。怎么了?”

“张浩拿,跑了!他……他……他腿没坏,可以站起来!20分钟应该不会跑很远,赶紧通知惠香。我在这里……调监控,稍后汇报情况。”慧子喘匀了气,对物业工作人员说,“这是我的证件,带我去监控室。”

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慧子锁定了嫌疑车辆:“张大,立即追查浙A231ND!”

 

湖州境内,太湖路,一辆车牌浙A231ND的黑色雅阁正在急驰中。

“马上就是滨湖大道了,”张浩拿指示道,“待会你先去发动快艇,我正好趁着这会儿天黑下来,去销毁车辆。”

“明白。”郝帅知点头回应,顺便朝窗外看了看情况,惊恐道,“后面有车,开得很快,会不会是警察!”

张浩拿瞟了一眼后视镜:“小心为上。”说完,立刻加速。

后面的车也加速了,不一会儿,警灯也亮起了。

“快,快!他们追上来了。”郝帅知显出惊慌的神情。

“这样下去不行。前面有个急转弯,你下车先走,我引开他们。不要忘记交易暗号!”

“那你怎么办?”

“他们没证据,不能拿我怎么样!”

急转弯后,雅阁晃荡地停下,险些侧翻。郝帅知跳出车门,一路狂跑向码头。张浩拿一脚重重的油门,急急离开。后车跟着停下,跳下两人去追郝帅知后,继续追着雅阁不放。

郝帅知拼命狂奔,终于抢先到了码头,跳上快艇,发动引擎,疾驰而去。后面两人征用了度假区的快艇,紧追不舍。一前一后,不足百米,两道奔腾的白色高速水浪蜿蜒交错着前进。“前面的人听着,这里是湖州公安太湖分局,立即停下接受检查!”后面的人开始喊话。郝帅知心想,傻子才会停下,继续飞驰。“嘭~”突来的一声巨响,郝帅知没有及时发现前面的货船,躲避不及,撞了上去。

 

浙江,杭州。

“慧子,身体没事了吧?”张大问道,“湖州方面最新的消息,要听吗?”

“嗯。”慧子说,“怎么样?”

“张浩拿已经控制住,但是车上没有留下证据。”张大补充道,“郝帅知驾快艇撞上货船落水,目前仍然没有找到人。我们这次,可能疏忽了。证据,都没有了。”

“张大,证据还有希望。”慧子安慰道,“在张浩拿家电脑上,我检测数据的时候复制了一份在本地硬盘。刚才惠香跟我说,硬盘的系统分区还在,其他分区也只是被简单地高级格式化了,应该可以恢复。”

“那太好了!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交代呢。”

 

2015年10月9日,晚上。

西湖的夜色,总能给人一种静谧舒适。北山路咖啡厅,依依独坐在靠窗的位子,看着外面还不算湍急的车流,目光没有焦点,只任其自然地游离。

手机响了,是慧子打来的,依依:“喂~,慧子。”

“我是来告诉你一声,郝姐和她丈夫的案子准备移送起诉了,涉嫌罪名分别是非法拘禁罪和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等稳定下来,我再来找你。”

“嗯,Bye。”回想这几个月的经历,依依觉得都可以写一本书了。干脆叫《依依记》好了,想到这里依依微微笑出了声。依依拿出手机,打开随手记,准备点下“初始化”的按钮。

“是想要重新开始吗?”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依依。

依依抬起头,阿呆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后,笑道:“其实,可以用账本结转。”

 记12·账本结转

| 记12·账本结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