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记(十五)

执念,疯狂    

“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吧,看来我们遇到同样的事情了。”依依对电话那头的琪琪说。

“就在新房这里,地址我待会发你手机。”琪琪说道。

 

依依赶到琪琪新房所在的小区,远远就看到了琪琪在门口等她。随琪琪来到新房,门敞开着,玄关一边已经安好了一面全身试衣镜,另一边斜放着同款镜子,地板上放着一把多用途电钻,电源线还连着插座,看得出来古晓岚当时应该正在安装试衣镜。

“什么时候不见的?”依依问。

“就是,就是……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他说膨胀螺丝不够了,让我到车上拿一点上来。我下去拿……拿了螺丝上来,就找不见他了,就那么几分钟而已。手机也打不通!”

“我妈的手机也打不通。琪琪,我们报警吧!”

“失踪不是要24小时后才会受理吗?”琪琪问。

“这个我不清楚,但是有一个人一定清楚。”依依拨通了慧子的手机。

 

“依依,是有新情况吗?”慧子立即接通了依依的来电。

“嗯。不知道和你那边的有没有关系。但是,这个也很急。我妈突然不见了,接着古晓岚也突然不见了。我想问是不是要等24小时后公安才会受理失踪报案?”

“2010年以前,有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失踪超过48小时和原因不明失踪时间超过3个月才算失踪人员的规定,对于普通成年人,由于当时失踪人口信息系统的限制,很多基层公安机关执行着24小时后才立案的不成文规定。之后,对于妇女儿童失踪的,明确规定立即立案。先别急,把详细的失踪地点和失踪时间发我,我马上调监控,过会儿给你回电。”

失踪报案

| 知11·失踪报案 |

“张大,您都听到了,这个状况您怎么看?”慧子挂掉电话,一边调监控,一边向张大请教。

“突然失踪的两个人可能没有直接联系,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踪,估计不会和我们的案子没有一点关系。”

“我先看一下监控。”几分钟后,慧子说,“我快速查看了古晓岚失踪前后5分钟内小区周围的全部治安监控视频,没有疑似古晓岚的身影出现。也就说,他应该没有离开小区,我想请当地同事去调一下小区内物业的监控。”

“把古晓岚照片发我,这个我去安排就可以。你赶紧调查依母的情况,等我回来告诉我。”

大约三十分钟后,张大回来了:“调过小区监控了,地下车库、单元门口都没有疑似古晓岚的人员进出。你这里情况如何?”

“张大,你来看这个。”慧子调出几段视频,“这辆黑色马自达昨天傍晚驶入畔湖小区后,不到十分钟就驶出,而且您看这里,同一时间依母步行到这里左转后恰好是监控盲区,但已经离单元门其实很近了,一般情况下肯定会认为她回到家了,但实际却是她和黑色马自达都不见了。通过自动识别追踪后,发现黑色马自达最后消失在了几公里以外的利嘉公寓。而这个小区,据蹲点监视的同事刚刚发来的消息,恰好是撒加离开主城区后在萧山的最后落脚点。所以,张大,后面就交给您了!”

“放心,别看我手下那批小伙子年轻,可都不是吃素的。”

 

另一方面,在琪琪的新房内。

“好的,谢谢。”依依转向琪琪,“交给慧子吧。”

“慧子……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琪琪问道。

“以后跟你说。我们先坐下等电话,也再好好想想可能发生的情况。”

“嗯。”

两人进屋,坐在沙发上,都没有说话。就这样,任时间无声息流去。远处道路似乎堵车,不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让人烦躁不安。

手机铃声打破沉寂的气氛,依依快速拿起手机:“喂,怎么样?!”

电话另一头没有马上回应,稍许:“那个……依依,我是张智语。”

“哦,你好。不好意思,我没有看就接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慧子好像很多天没有见了,我妈说她回老家休假,但是手机打不通。所以……我想……问一下你有她最近的消息吗?”

“她想好好休个假,没开手机,前几天她在网上给我留言提起过这个事。怎么,你这是关心起慧子了?我记得,你不是不喜欢她吗?”

“这个……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嘛。那没事了,再见哦。”张智语匆忙挂断了电话。

依依放下手机,继续坐着等电话。

手机突然响起,“是慧子!”依依看了是慧子,赶紧告诉琪琪,并急忙按下免提,“慧子,怎么样?!”

“监控显示古晓岚并没有出过单元门,你叫琪琪先去当地派出所报案,我这里后续有消息也会通知你。关于伯母,我们这里已经有了线索,正在处理。你放心,一有结果,马上告诉你。”

 

利嘉公寓外围。各出入口都已被控制,黑色马自达也在地下车库被找到,在物业翻查资料后,只有三间房屋存在嫌疑,其中一间所有权人还登记着郝东梅。

“报告张大,三个目标房屋已经确认,是不是同时破入?”

“好!立即行动!”

十分钟后,张大接到汇报,“张大,目标房屋已全部顺利破入,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没有!?”这出乎张大预想,“慧子,没有发现。”

“没有!”慧子回想了刚才的视频,“现在想来,似乎线索太明显了,好像故意留给我们看的。如果利嘉公寓没有发现,那么……莫非……和古晓岚一样,依母也根本没有离开单元楼!张大!”

“马上赶往畔湖小区!”张大发出命令。

 

畔湖小区某房屋内。

依母发现从自己被反绑在椅背上后开始,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除了左右两侧站着的高个儿轮换着换班外,没有其他事情发生。正在疑惑恐惧时,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个中年女人,径直走过来坐在依母正对面的沙发上,点起一根烟。

“你好!”中年女人开口道。

“你……就是郝姐吧?”

“果然有其女必有其母,聪明劲一样样的啊。”郝姐冷笑道,“既然大家都认识了,我就开门见山,长话短说。把你那张照片给我!”

“什么照片?”

“可能这个可以让你想起来。”郝姐拿出手机,播放的是依依和依母谈论合影时的录音,“现在知道了吧?”

“你居然在我家安了窃听器!”依母平息气愤,接着说道,“你是想去找那药,治好你先生的腿吧?”

“没错!我们付出了这么多才在一起,我不能让他就这样一辈子,所以你也是在做好事。”

“但是,你不知道,那药有副作用,会让你先生失去记忆的。”依母认真地说。

“哼,先前也有一个自以为聪明的人这么跟我讲。”郝姐掐灭烟头,“所以,我就先让他永远失去了记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