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记(十四)

黎明,寂静  

“没事吧?怎么最近看你很累的样子?”小幺问,“作为办公室室友加闺蜜,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倦意满满的你。”

“没事,最近没睡好。”依依本来还担心能不能扮到慧子要求的效果,现在看来已不用担心,完全本色出演了。从见到慧子的周一开始,到今天已是周五,依依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心反而像是被几根丝线悬在半空,不踏实。在这种知道会发生一些事情,但又不知道何时会发生的状态下,依依被消耗了太多精神力,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却任凭视觉焦点缓缓发散。

“叮铃铃……”电话响了,是琪琪。依依拿起电话,有气无力说道:“什么事,琪琪?”

“房子差不多都弄好了,明天稍微添点东西就可以入住了。”对这几天忙碌出的成果而兴奋欢悦的心情,即使是通过电话,也能被明显感知。

“最终还是选了二手房?”依依顺便一问,“现在存量房这么多,新房可选余地应该很大啊。”

知10·房屋种类

| 知10·商品房类 |

“我和晓岚都觉得这套不错,正好不用自己费心装修了。”琪琪邀请,“明天一起过来吃饭吧,离公司不远的。”

“恭敬不如从命。”依依看到郝姐向门口走来,挂断了电话。

 

“我还以为你电话没有放好,”郝姐笑着说,“所以就顺便过来看一下。”

“刚打完。”依依解释道,“郝姐您找我?”

“有点事情和你商量一下,到我办公室来谈吧。”

 

待依依走进郝姐办公室,郝姐将茶几上装有茶叶的两只玻璃杯冲上开水,又转身走去把门锁上了。

“主要是两个事情,”郝姐开门见山,“一是下个月培训的费用已经汇出,国庆放假上来就开始培训,你准备一下。二是想请你帮个忙,跟你借样东西。”

“谢谢郝姐安排。”依依还是会注意必要的礼节,“不过,我能帮上什么忙?”

“借我一张照片看一下就好。”

“不会……又是要介绍相亲吧?”依依笑了。

“呵呵……”郝姐也笑了,“不是,不是你的照片。是你母亲当年下乡时的大合照。”

依依笑容瞬间凝固:“这个……应该没有。当年相机估计还没有普及的。”

郝姐随即停止笑声:“那个……一定有的。当年的人是很喜欢拍合照的。”

屋外,防空警报,徐徐响起。

依依在警报声停隙,婉拒道:“我都没有看到过,也没看到我妈看过。不好意思啊,郝姐,这个我帮不上。”

“这个忙你必须帮!!”郝姐突然大声喊道。

依依被吓一跳。

郝姐感到自己的失态,便恢复到正常音量,冷冷地说道:“那我也不好意思了。你这十年就在这里荒废吧!”说完,顺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摔在依依的面前。依依一看,正是自己签的培训协议。

“不就是10万元吗?”依依也生气了。

“哼!可不是10万元就可以简单了事的,协议要整体地看,今天就当给你上一课!”郝姐已经完全不是平时的郝姐。

依依突然想起阿呆将协议寄给自己时在电话中说过的话,会心地笑了。 

“你强颜玩笑也没用!”郝姐似乎要再度失控,声音又变大了。

“协议还要仔细地看。另外,郝姐,我辞职了!”说完,依依径直离开了郝姐的办公室。

 

依依回到办公桌上,打印了一份辞职信,签上名,封在信封里。然后,开始整理东西。小幺诧异,问:“这是要干嘛呀?”

“辞职了!”

“可你不是下个月就转正了?”

“嗯。我会想你的。”依依开始往下搬东西,留下没有回神的小幺独自站在那里。

 

午饭时间,依依也正好差不多搬完,这时手机响了。

“喂,妈。”依依接起手机。

手机另一头,依母:“刚怎么打不通?”

“可能在电梯的缘故吧。”依依解释,“什么事?”

“你爸明天总算出完差要回家了,你也回来吧。”

“嗯,那我吃过中饭再回家。”

“那早点哦。”

“知道了。”依依挂断电话,别过小幺,离开了。

 

在回自己住所的路上,依依顺便到邮局把辞职信寄了。回到住所,疲惫地躺到了床上,打开电视,随意转着台。看到有电台在播星爷的电影,便停下来。没想到还是专题连播,依依便一直看到了新闻联播时间,才外出简单吃了些东西,休息洗漱完不久,便早早去睡了。

 

依依被手机声吵醒,睡眼惺忪:“喂~”

“依依啊,你在你那里?”

“爸~,怎么会在我里。”

“我找不到你妈,等了很久也没有见从外面回来,所以才打电话给你。

妈又不是小孩子,说不定去帮你准备礼物了。

“凌晨四点,能去哪里?!”

依依被话惊醒了:“爸,我回来!”

 

山,依依老家。

依依和依父差不多从凌晨五点找到十点,依然没有着落,两人坐在客厅里,合计着还能去哪里找人。

手机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寂静,依依拿起手机,一看是琪琪:“不好意思,琪琪。我有急事不能去了。”

“不是,不是,……不是个。晓岚突然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