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记(十)

下乡,异遇

浙江杭州,未知地点。

“老大,最新情况。刚刚发现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向外传送新的数据,而且其中有一段数据似乎并不是主体资料。”

“主体资料的解密工作如何?”

“已经解析了小部分数据,但目前推测主体资料可能本身就是不完整的。具体我姐正在深入跟进。”

 

气温还未明显下降,几片梧桐叶散落在绿色草坪上,提醒路人秋季大约将至。北山路咖啡厅,依依独坐在靠窗的位子,看着外面悠然走过的三两人群,偶尔喝一小口,然后继续看着窗外。

“要是这个位子被人坐了怎么办?”

“啊,你来了。所以我都是早点到的啊。”

“不好意思,稍微迟到了一会。刚处理了一个紧急的文件,好在规定时间内发出了。怎么说,突然找我?”

“你先看一下这个,”依依从包里拿出培训协议,“据说一共两个名额,特地给我留了一个,感觉太被重视了。”

“这还不好?!”

“但是我现在知道自己在专业方面并不是那么优秀,能进公司都是郝姐力荐的结果。虽然郝姐说这是为了她侄儿,是希望我作她侄儿的女朋友,但总觉得哪里……”

“不正常?”

“嗯~,而且这个协议的违约金就要10万,培训费要25万——虽然培训费不用我承担。话说,现在不是不能给劳动者设违约条款吗?”

“专项培训费用和竞业限制约定除外。刚才提到的郝姐是你们的HR?”

知6·违约约定

| 知6·违约约定 |

“嗯,现在是人力资源总监,听说以前是做技术的,是公司元老了吧。”

“你们原来应该不认识吧,这么关照你确实罕见。这样吧,化繁为简,我问你,郝姐和她侄儿有没有相同的爱好或者感兴趣的事情?”

“先生,您的咖啡。”服务员端上了拿铁。

“你还是老样子。”

“你不也是。”

依依笑了笑,喝了一口咖啡,说道:“他们好像都对上山下乡的故事感兴趣,总向我打听我妈当年的知青生活。”

“这么巧?……,前段时间我爸跟我提起镇上的知青博物馆游客激增,向当地人打听当年事情的人也突然多起来,而且当地政府好像也有参与。要么是寻到了什么商机,要么就是……其中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我觉得这个你可以问一下你妈,当年的知青生活有什么值得现在这么多人感兴趣的。还有,协议书好像没有用特殊的纸张,两份都交给我来处理吧,完事了我会寄给你。下午还有庭,所以我得回去了。”

“叮~”依依准备买单,“我送你到停车的地方吧。”

“那……走吧。钱我已经付过了。”

 

走出咖啡厅,两人漫步在西湖边,一种久违的感觉。

“那个郝姐的侄儿怎么样?”

“给人油头滑脑小聪明的感觉。”

“呵,当年你也不这么说我!”

“噢,那是当年不懂事。”依依慢下脚步,“对面不是慧子和智语吗,智语不是去欧洲了?坐在轮椅里的又是谁?”

“哎哎,你不会又要去偷听吧?先说好,我可不再当你道具了。”

“他们应该不记得你,不会认出来的。来来来,老规矩,你走前面,然后我们慢慢荡到附近作看风景状。”

 

那两人确实是慧子和智语,慧子推着的轮椅中坐着一位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膝上盖着薄毯,像是无法自行站走。

“我怕自己一个人照顾不了伯父,所以就打电话给你了,不知道你今天要去欧洲……不好意思。”慧子向智语解释。

中年人抢在智语回答前,和善地笑着说道:“你别怪慧子,早上一阵头晕,就摔地上了,而且喘得厉害。你妈又不在,我就叫慧子了。慧子真的很细心,是一个难得的好姑娘,智语你好好考虑一下。”

“爸!你能不能先关心一下自己啊。说,是不是你又把保姆阿姨给撵走了?!”

……

 

“原来是智语的爸爸。”依依轻声说道,“我们走吧。慢慢地,自然地。”

“你干脆改行吧。”

 

在离依依稍远的梧桐树处。

“居然真的骗我,原来是自己和阿呆约会,还说是张智语出国了,慧子也没时间。”

“琪琪!最近流行玩这个?!”

“啊!”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肩膀,琪琪着实吓了一大跳,然后反射性地回了头,“古晓岚!你怎么在这里?吓死我了!”

“我也不想啊。本来只是想做完报表去吃饭,无奈电脑变得缓慢,所以就抱着电脑去找依依帮忙。然后,就发现依依急匆地出门了,再然后发现你还鬼鬼祟祟跟在后面……”

“我哪里有鬼鬼祟祟?只是女人的第六感让我感到依依没有跟我说实话,我担心她,所以就跟出来了。”

“那现在没事了,回去吧。”

“都出来了,饭还没吃呢……还没吃呢……没吃呢!”

“Get!那就对面不远处的那家咖啡厅吧。”

 

客厅,依依老家。

“妈,我想问你个事情。”晚饭后,依依把茶端到依母面前。

依母端起小喝了一口,和蔼道:“问吧。”

“当年你们下乡的时候,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依母放下杯子。

“因为最近老有人向我打听你们下乡时的事情。还提到什么传闻、什么神奇的药物……”

“谁说的?”

“郝姐。”

“就是你以前经常提起的那个领导?”

“嗯。好像在找能治她老公腿的偏方。”

“你马上离职。……这样可能太明显,你就说这个传闻我也只是听说过,然后找机会离职。”

“啊!怎么了,妈?”依依对此毫无准备。

“这个你不用知道。”依母站起来,“真的。依依,这个你最好不要知道。”

“可我突然很好奇,不知道会很难受的。”

“到你房间里说吧。”依母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告诉依依,“把门关上。”

“说吧,妈。到底怎么回事?”

“当年确实发生了特别的事情:我们当中有一个人的妻子发生意外而无法走路,几经寻医无果。后来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盒子,里面还有使用图示。于是死马就当活马医,给她用上了。然后,双腿就给治好了……”

“原来这是真的!那不是好事吗,为什么从未听你提过。”

“因为后来我们才发现,有副作用!会导致记忆力不断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