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记(六)

谈话,传闻

“喂~,郝姐。iPad到了,你下午有空可以过来拿哦。”

“太好了,我过会儿就过来拿,大概30分钟后。”

“这么快?!”

“正好在萧山办点事情,你家是不是在江寺公园旁边?”郝姐确认了参照物。

“嗯,是的。”依依补充道,“我待会下来接你。”

“待会见。”

“Bye。”

 

客厅,依依家。

“好香啊,”郝姐抿了一口茶,看了一下四周,“你爸妈不在家?”

“我妈拉着我爸一起去见候选亲家了,”带着略微不满与无奈,依依继续说道,“已经让我见了3个了……”

“呵呵,我能理解。我们家智语也非常抵触,当面斥责我是包办婚姻呢。”郝姐喝了一口茶,继续道,“其实我也明白智语的想法,但不这样似乎对慧子太不公平了,而且看得出来慧子也是喜欢智语的,虽然从没有提过。慧子的父亲……她父亲……在十几年前为了救我和慧子去世了,母亲可能受到打击导致记忆出现问题而无法工作了,后来慧子和母亲被接到乡下就失去音讯了。去年偶然的机会让我碰见了慧子,才知道她初中毕业就出来找工作了……”

郝姐声音变得有点沙哑。

“给他们一点时间,我想智语也应该会理解的。”依依说。

“智语啊,像他爸,有主见又倔强!他爸从小家庭条件一般,就总想着要改变境况。经常上山折腾野菜,完全不听劝,一心想着靠特色野菜餐馆赚钱。不过,现在他还真开起餐馆了,……不过也再不能自己上山了。”郝姐顿了一会,继续说着,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们相识啊,也是在他爸采野菜的时候,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呢,呵呵。当年我父母是极力反对我们结婚的,他爸通过各种软磨终于勉强说服了我父母。当然我是偷偷配合他的,装自闭、假生病……凡是非暴力不合作的招几乎都试过了。”

“我现在觉得,我妈催我成婚,还要求家境殷实,其实那是一种补偿心理在作怪。她二十下乡,二九回城,四十结婚,个中确实辛酸苦辣。这可能导致了他们那一代人的集体性焦虑,这种焦虑又投射到了作为下一代的我身上。”依依叹了一口气,“好羡慕郝姐啊,真希望自己也能这样。”

“羡慕?你不是没有男朋友吗?”

“嗯,现在,是没有。”

“我不知道你妈妈还是知青呢。”郝姐表示惊讶,“ 当年在哪里下乡?”

“听说是湖州。”

“哦?!那有没有听你妈说起过一个传闻?”郝姐解释道,“当年湖州很有名的传闻,据说当时有几个知青与当地的几个村民经常忙里偷闲去山林湖河作画,其中一个村民被不知名的动物咬了一口,第二天双腿就无法站立,医生却无法检查出任何异状,但几天后又重新能够站立了——不过原因,居然是那几个青年找到了古代的神奇药物。”

“这,是一个故事吧?”依依表示不太相信。

“也许吧。”

依依想起iPad还没有给郝姐,准备起身去房间,“我去拿iPad给你。”

“你就不打算邀请我参观一下你的房间?”郝姐笑着问。

“太乱,怕你笑我。”依依示意入内,“那么,请~”

 

依依房间。

这是让人一看就能感知主人特质的房间:窗帘是淡淡的湖蓝色,让人放松舒适。窗台上散放着几盆多肉植物,独有一盆四季海棠单放在书桌上,仍有花开点缀,想必是悉心照料的。大书架显得十分注目,大小不一的书籍高低错落在各层,偶有几层放着手办装饰。《海尔,中国造》、《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书籍品类很多,看得出是喜书之人的书架。

郝姐随意挑翻了几本:“这么多书,你都有看?”

“大学的时候经常看,最近在看这些。”依依指了一下书桌上摊着的两本书,“古晓岚推荐我看的,说是有助于我养成理财的好习惯。”

知3·入门书籍

| 知3·入门书籍 |

“他是会计,还需要看这个?”

“他说:”依依学着古晓岚的口吻,“理财意识和理念最重要。”

两人相视而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