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记(四)

初秋,初识

虽然不喜欢在别人安排下和男孩子见面,依依还是比往常早起了些。不喜欢却又有一些期待,这种心情着实奇怪,感觉有几秒钟自己都是恍惚的。一个简单马尾,一件蓝色圆领连衣裙,不过膝也不至于很短。

“哇~ 你今天居然把头发扎起来了!好清纯的感觉~”一到公司,前台就表示略感意外。

“我本来就很年轻好吗?”依依笑着回应。

“年轻和清纯没有必然关系!你的挂坠好特别啊。”

“我妈送我的,说是承载了她的青春!”

“噗,感觉就是一个琥珀球啊,而且里面还只是块小木板而已……哦,电梯来了,”前台提醒,“快上去吧。”

“Bye~”

 

下午17时,依依莫名压抑,即便深呼吸,也无法平静变快的心跳。显然,已经不能专心工作,依依决定先把信用卡欠款还了。

记8·还信用卡

| 记8·还信用卡 |

郝姐的电话:“依依,不好意思啊,这么晚才联系你。离开无锡后才想到公司这辆车今天限行,所以我把晚餐地点改到梅灵北路那边了。十分钟后到公司接你。”

“哦,不急的。我正好可以把手头工作做完。”

车上,郝姐看依依比较安静,便说:“依依啊,你郝姐怎么说也是人力资源总监,看人啊不会偏到哪里去的。”

“我……只是有点紧张。”

 

车子驶出灵溪隧道,速度开始放缓,最终在转弯后慢慢停下。这是一家装修略显文艺风格的小店,四周青山环抱,环境很好,可能不是双休日的原因,显得清静。庭院中排放着几块小黑板,走入近看,发现原来是用来点菜的。“这个到蛮有意思。”依依小声地说。

随着郝姐来到二楼,靠窗的包间。

“这是郝帅知,我侄儿。你可以叫他阿帅。”郝姐介绍道。

“你好!”依依发现并不是郝姐的儿子,紧张的局促感散去,反倒有些许微微的失落。

“阿帅,这位就是冷依。你可以叫她依依,我们都这么叫。”郝姐继续介绍。

“姑姑,看来您的语文水平有待提高啊,”小伙说着转向依依,“依依比你描述的可漂亮优雅多了!”

依依礼貌地回应:“过奖了,郝先生。”

“不用这么见外,”郝姐招呼两人坐下,并示意服务员上菜,“你们年轻人嘛,不用像我们那么老传统。”

郝姐继续向她侄儿细述依依的优点,依依观察了一下郝帅知:头发比郝姐儿子长许多,皮肤比郝姐儿子要略黑一些,眼睛比郝姐儿子也要小一些,但眼神犀利,看得出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依依,阿帅和我儿子一起在欧洲做点小生意,上次我跟你提起过的。”郝姐十分愉悦,转向依依,“等那边稳定了,就会回到杭州。我经常在他面前提到你,所以这次回来正好可以见个面,聊聊看。今天出差刚回,实在有点累,我就不陪你们了,你们慢慢聊哦。”

 

郝姐说完离开了,房间内一片寂静,窗外传来三三两两汽车驶过的声音。

“依依是杭州人吧?”郝帅知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嗯。那个……你在欧洲做生意啊,好厉害。”

“哪有,其实就是在那边开了家中餐馆。”

……

“听郝姐说,你们要两三个月后才会回来。”依依试探地问,“突然回来,是发生什么状况了?”

“呃……这个嘛……”

“哈,八卦一下,不方便就不用回答啦。”

“倒也不是什么大秘密,”郝帅知喝了一口茶,“我表哥,对姑姑让他今年底必须结婚的事很抗拒。虽然……对方确实是一位实诚的女子。”

“实,诚?”

“哦!还是谈谈依依你吧。”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竟也到了八点多。

“不好意思,有点晚了。我想先回去了。”依依试着结束谈话。

“时间尚早。不过,既然依依想回去了,那么我送你回去吧。”郝帅知招呼服务员买单。

“我们AA好吗?”

“我似乎没有这个习惯。但是我们可以换个方式AA,下次你请我就行了。”郝帅知一丝坏笑。

“那……好吧。”依依似乎找不到反对的理由。

服务员:“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郝帅知把卡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您好,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能刷银联卡。”

“哦哦哦,换这一张。”郝帅知向依依解释道,“习惯了。”

知1·刷卡通道

| 知1·刷卡通道 |

“知道姑姑到无锡出差,特地让她帮我带了一点小礼物。”买完单,郝帅知递给依依一个小盒子,“正所谓‘人物无古今,须臾出手中’……”

依依打开小盒子,是一个精致的小泥人。

“惠山泥人,还是极具艺术价值的。”郝帅知继续道,“男娃送给你,女娃……”

“我能要那个女娃吗?”

“啊!~”郝帅知毫无准备,“哦哦,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晚上21时,依依家。

依依独自注视着书架上的男娃泥人。

“没想到,”依依从包里取出小盒子,把女娃泥人也放到了书架上,慢慢自语,“是以这种方式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