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生活,他的生活。

今天我想讲讲一个人。

 

他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也亲历过改革春风吹大地。他是家里的第二个儿子,上面有大哥大姐,下面还有弟弟。作为中间那个,似乎永远都是在没有关注的角落默默长大。他曾说起代表班里参加数学竞赛的辉煌过往,也曾自嘲被英语老师逮着回答问题时一问三不知的窘迫。如今年过半百,他突然感起了慨时光催人老。

他年轻时在外地辛辛苦苦了大半年,结果还没回家,工资就被自己的哥哥和弟弟代领,买了当时特别时髦的摩托车,然后大吃一顿花完了。回忆起这段经历,他总是笑着说自己都没见过那笔工资,就突然没有了,言语间没有一丝抱怨。

他后来到魔都靠埋头苦干挣点辛苦钱,舍不得吃的,舍不得穿的,甚至舍不得租房,每次都是在哪儿干活儿,就在哪儿打地铺过活。但在他弟弟生病的多年间,仍然坚持每年给弟弟一笔钱直到弟弟的女儿大学毕业。面对疯长的魔都房价,他的女儿偶尔抱怨他为什么不早几年在魔都买个小屋,也不至于现在越发买不起房了。他说,自己目光短浅,那时候只顾存钱,不敢花钱,担心有个万一。

他数十年如一日地干着辛苦的装修活计,很能吃苦。装修这份工作真的很艰苦,但他总是乐呵呵的,只要晚上有点小酒喝喝,偶尔和朋友打打牌便足矣。在地铁里捡到了姑娘的地铁卡,给邻居修好了水管,换好了灯泡。——这些小事,会让他高兴好几天,他的快乐似乎来得很容易。

 

是的,他就是万千外来务工人员中最普通的一个。

是的,他就是我的父亲。

 

父亲总是念叨:挣钱再多,不如生活快乐。

母亲偶尔嘲讽:那是因为你自己没本事挣大钱。

父亲也就憨憨地笑笑。

有时候我在想,这么多年,我大体都过得很快乐,也许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

前几天,各种房价上涨的新闻,让我焦躁急迫地想要找一份高薪的工作。父亲似乎感受到了,晚上走到我的书桌旁,让我不要有压力,因为:

有他在!

 

| 本文作者等待绽放的茉莉,授权奋斗小小鸟发布